首页 中心概况 工作动态 政策文件 教师培训 名师风采 教师论坛 教学资源 学习交流 官网首页

绳墨精微疑似古 性灵自我不为奴——读史星文先生的书法


  国学院 王即之

  史星文先生的大名我久有所闻,自从他和吴振锋、遆高亮联合推出《华山三友书法展》之后,他们三个就横空出世,占据着陕西乃至中国书坛的一角。在早春二月一个明媚的下午,我走进了他的工作室,听他海阔天空、信马由缰地谈艺术、书法、朋友、社会和人生,对他的认识随即更加立体和丰满起来。

  史星文先生的书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孩童时期到一九九〇年去北京大学书法研修班研修之前,这二十多年靠的是朦胧的兴趣驱动,最早临习欧阳询《九成宫》、颜真卿《多宝塔》和柳公权《玄秘塔》,虽然带有照猫画虎、信笔涂鸦的性质,但对书法却有了初步的感悟,慢慢地思路明晰起来,对宽博沉雄的颜真卿书法迷恋日深,于颜真卿《勤礼碑》、《大麻姑仙坛记》、《李玄靖碑》、《大唐中兴颂》等致力尤勤。颜真卿乃忠臣和英雄,文武兼备,技道双修,形成大气磅礴、雍容华贵的气象,一如唐诗、唐乐和唐美女的气象,厉鬼不能夺其正,利剑不能夺其刚。当然颜体筋健而骨正好进而难出,没有博大的格局,没有纯正的品质,没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是难为此道的。然史星文也不是吃素的,既然选择了远方,就注定要风雨兼程。他以颜为师,于颜为徒,抱道不屈,拥书自雄,日间挥毫,夜间感悟,终于摘取正果,一九九八年一件颜体行楷作品在全国获一等奖,一时名声大震,流布书坛。正如孔老夫子言“先难而后获者,可谓仁矣”。他不避荆棘,迎难而上,当然是仁义之身,仁义之举了。

  第二阶段是一九九〇年去北京大学书法研修班进修至二〇〇三年定居西安前这十余年,其间他接触到了中国书法领域的前沿人物,眼界大开,在老师的指导下,他正本清源,溯而入之,走向二王帖学正脉,心摹手追,沉迷其中,二王一路意态古雅,气韵遒逸,隽永超迈,风采飘然,读之临之如得玄机禅意,自有一种清风出袖、明月入怀的快感。正式走进了二王一路,使他的作品增添了空灵和圆融,境界兀自上升,日益离凡趋圣。

  第三阶段是二〇〇三年定居西安后至今的十年,随着十三朝古都厚重大气、无时不在的浸润感染,他的书法观念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他认为,技近乎道,要得进道,其技必先精良,在技的锤炼上笔墨当敢走两极,他还写下一段话“亦楷亦草,处静处动,谓之两极也”,张之于壁以警示自己。此间,他对楷书《郑文公》、《张猛龙》、《瘗鹤铭》等魏碑及北魏墓志反复临摹,无所不用其极,以量变求质变。书道先贤曾说过:“道本于学,心存至善,窥临妙心,几近道矣”。在打稳楷书的根基后,他又返身转入另一极,向草书进军。先后临习了张旭、怀素、孙过庭、祝允明、徐渭、王铎、傅山及现代大家于右任、林散之,神与古会,化古为师,各取所需,为我所用。当然,他也深知,“气韵非师”、“师意不师迹”的古训,力求冲破牢笼,反戈一击。在对以上诸碑诸家作整体观后,他为自己锁定了“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目标,在静与动的两极把握中寻求书法表现的宽阔地带,以获取最大的自由空间,他说“这将是一个漫长的历练过程,我不知道终点,我也不想知道终点。”

  清人包世臣曾说:“艺术以和平简净,遒丽天成为最高境界”。今读他的行书条幅《范成大题画诗》、行书对联《云横•浪下》、行书中堂《客舍三年》,虽篇幅形式不大相同,但其恬静从容,老成捺重,洒脱爽迅,抱朴守真的书风却是一以贯之,一脉相承的。用陆游的一联“欲求仙丹换凡骨,先挽天河洗俗情”来衡量他的作品,倒很合适。他精于法,畅于怀,注于情,安于愚拙而不取巧,远离纤弱而非霸悍,任意为之,一派天真。东坡有言:“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此三幅最大的特点是兼容并蓄,五味杂陈,博采众长,不似某家,不为囚徒,一种内敛凝练的简化,渗透出深穆高古的气象,细品他的用笔,不激不厉,浓淡干湿,收放自如。从章法上讲,大小、正斜、宽窄,变化莫测,有呼必应,很好地体现了他敢走两极的艺术精神。实在是大方之家,崇高境界,非小家子所能比拟的。

  他的书法之所以能够登堂入室,为人们所接受和认可,与医学、哲学、文学的滋养是分不开的,他从小体质较差,羡慕郎中,曾随师学医,当过赤脚医生,高考恢复后考取的也是中医专业。正因为有这种机缘,他能将《黄帝内经》中的大部片段合盘端出,信手拈来,能够游刃有余地把中医和哲学中的阴阳理论贯穿到自己的书法实践中,收益良多。他的书法能够入选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展览20次,获一等奖5次,就是明证。

  前面说过,他对文学也情有独钟,写得一手好散文,并曾在北京大学获奖。他的书法集子里选收了精美散文17篇,令人耳目一新,不由为他的才华所折服。细读他的散文,语言清丽,格调高雅,着意久远,化人养心,自有一番情趣,实在不能等闲视之。另外,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对被誉为戴着锁链跳舞的对联也非常在行,他一口气为我背诵了他自撰的五副对联,副副对仗工稳,平仄合律,意韵幽深,今录其两副以飨读者:两腿放开多走路;一心收拢好读书(自题书房)。疾行万里西风烈;长啸一声剑气豪(题首届西部展)管中窥的,略见一斑,从中不难看出他的知识储量。这使我想起了康有为给刘海粟信中的一段话:“临帖不读书至多得古人皮毛,字匠而已,惟有书外求之博览群书、气高志洁,心有巨眼,下笔自然超拔”。史星文先生不光书外求之,博览群书,而且下笔成文,倚马可待,难怪乎书法屡屡获奖,大家之气象日益显现。

  当我问及吴振锋和遆高亮的近况时,他一脸自豪,滔滔不绝中对稍大于自己的吴振锋尊崇有加,对小于自己的遆高亮爱怜有余,对能有这样的益友也是良师而倍感欣慰。用费孝通的一句话概括他的讲话核心就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Copyright(c) Modern College of Northwest university
地址:西安市长安区滦镇科教园陈北路1号  电话:(029)81555800
版权所有:西北大学现代学院  陕ICP备10004154号